青年时报:贫困大学生创业困难咋那么多
发布:2017-06-22 14:3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量:

120_副本.jpg

只要有空,杭州易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尚贞涛总会从25楼的办公室向外望,一旁的“泛娱乐小镇”聚集了一大批创业企业,而他公司所在的智慧谷——杭州移动互联网大厦楼下还有两层是尚贞涛和朋友创办的众创空间:汇梦空间。“十几年前,大学生创业是个另类的事儿,现在却是一种浪潮。”他指了指楼下,“整幢楼几乎已满员。”

尚贞涛,算得上杭州第一批创业大学生,此后,一批又一批大学生走上了创业路,他们中不乏贫困大学生。据浙江青年创业学院面向全省38所本科院校和46所高职专类院校近万名大学生所做的调查显示,86%的大学生对在校创业持积极态度,40%的大学生有创业创新的想法,有3%的大学生已经踏上创业路。

大学生创业不易,贫困大学生创业更难,资金、人脉、经验全是“槛儿”,“过槛儿”需要极大毅力,否则这“槛儿”就会变成翻不过去的山。

  

被生活“逼”到了创业路上

上大学之前,尚贞涛是没有想过要创业的,何止创业,很多东西都是他到了杭州后才了解到的——此前,他对于外界的信息多来自于村里的广播,因为家里没有通电。

2001年,尚贞涛从湖北广水的偏远山村来到杭州,原以为学校可以解决助学贷款,自己带的42元钱可以支撑几天,待找到勤工俭学的活儿后生活费就不愁了,没想到刚到学校,就被100元住宿押金难住了。

“现在想想比电视剧演的都曲折,如果不是被生活逼着,真走不到创业的路上。”尚贞涛说。他贩卖过辅导书,当过办公室助理,最多时做五六份家教。解决了温饱问题后,尚贞涛开始琢磨着创业了。

被“逼”上创业路的不止尚贞涛。在丽水学院读土木工程的大三学生嵇炳华出生在农村,初中时父亲身患癌症,治病花了几十万元,可父亲还是走了。要还债,还要负担生活,压力落在了母亲和姐姐身上。

“上大学了就不能再给家里增添负担了,虽然学校给予家庭困难的学生较多的补助政策,但远远无法缓解家里的债务和生活压力,首要任务是养活自己啊。”嵇炳华说。拿着自己在大学第一学期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2000元,以及假期打工赚取的3200元,嵇炳华开了个淘宝店,当起了掌柜开始卖鞋。

创业不易 全是“槛儿”

 A

资金“槛儿”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尚贞涛刚进入浙江理工大学的时候,学校周边还是一片“处女地”,想找个休闲的地方极不容易,尚贞涛和几个朋友琢磨着,建一个专门介绍下沙吃喝玩乐地方的网站,初期的“下沙网”就这样在学校的机房诞生了。

尚贞涛说,那时没有资金、没有经验,学校也不支持,更没有先例可循,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最先遭遇的就是资金问题,创业之初的280元是几个同学一起凑的。”尚贞涛回忆,刚开始还有企业赞助,可一段时间后突然撤资,当初一起创业的小伙伴也陆续退出,最终只剩下包括尚贞涛在内的3个人,要靠着给别人建网站拿到的报酬,来支撑“下沙网”的运营。

因为学校机房有固定的开放时间,为了做网站支撑“下沙网”的开支,他们不得不在学校外租了个小房间,可除去租金再无其他流动资金了,“后来招人的时候,我们也优先招有笔记本电脑的,因为我们自己没电脑。”

贫困大学生创业之初,资金是第一个“槛儿”。时报此前做过一项调查,3成学生对创业的资金筹集表现出了顾虑,贫困生对这方面的担忧更甚。

由于销量的拓宽,急需大量进货,去年七八月,嵇炳华再次遇到资金困难。“能借的同学朋友都借了,班主任知道后,特意拿出10000元给我表示支持。”加上在银行的贷款,嵇炳华当时欠了9万多元外债。

同嵇炳华类似,已经从浙江财经大学摄影系毕业的孙文俊出生在安吉农村,家庭贫困的他从小学就开始捡垃圾赚取生活费用。为了赚上大学的钱,高三毕业的那年暑假,孙文俊去了一家餐馆打工。每天早上5点就起来,下午还要给学生补课。那个暑假他还发现了一个商机:画手绘鞋。正是这些,开启了他在大学的创业路。

“资金的短缺,使得很好的项目没有一个优质的办公环境,给成功拉长了距离。”孙文俊坦言。大学时,他曾建立了一个3000会员的“51学士俱乐部”,“人多就需要固定场地,可当时的资金只够租场地,租完场地,市场运作资金及现金流就断了。”孙文俊一摊手,“导致各个环节的问题都出现了,最后俱乐部只能停滞不前。”

B

项目“槛儿”

跟风致同质化现象明显

无论孙文俊、嵇炳华,还是记者采访的其他高校贫困创业生,淘宝店是大多数人的选择,因为成本小、风险小、门槛低。

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信息技术系教师孙洪敏带过不少创业的学生,她也发现学生的创业项目相对单一,“这与他们的经济环境有关。多数贫困生在选择创业项目时,会担心风险,因此会选择风险小且门槛低的项目,有的是一些热门项目,以为这样的项目可以尽快回收成本。”但如此一来,同质化的现象就比较明显。

这几年3D打印非常火爆,记者调查发现,仅浙江科技学院,同一时期就有三个团队在做3D打印的创业项目,有个性化产品定制,也有3D打印教育培训业务及创客综合服务平台(蚂蚁客)。其中,蚂蚁客是一个利用综合平台的方式,对网站中各类用户(消费者、设计师、3D打印创客等)提供服务。两年后的现在,甚至主创团队中的不少成员都不怎么记得还有“蚂蚁客”这个项目的存在。

“当初就是瞎玩玩的,感受感受创业的氛围,并没有真正在做。”项目负责人之一的冯硕坦言,大学生创业不确定性太多了,当时项目的负责人之一准备出国,还有的负责人选择退出,他自己则开始了另一个项目的创业。

记者采访中发现,大学生创业基本集中在以下几个领域:电商,卖衣服鞋子或生活日用品;公共平台,基于学生用户的痛点,开发一些学生兼职实习就业的公共平台,甚至是考研、考公务员的经验分享平台等。

C

资源“槛儿”

市场经验、创业资源短缺

为什么学生会选择这些领域创业?孙洪敏分析,因为这些项目具备初创资金少的特点,同时也与高校贫困创业生缺乏市场经验和创业资源有关。

没经验,也没人可以咨询,嵇炳华的应对方法是逛论坛,了解相关行业信息。有一次,论坛中消费者的一句话,让嵇炳华得知南京一家店铺正在销售一款当红鞋子,他动了心思。他立即拨打了南京几乎所有鞋子店铺的电话,确定了鞋子的销售店铺,随即连夜坐火车从丽水到杭州,再从杭州转车去了南京。

“如果有机会与同领域上下游的企业多交流的话,我们会少走很多弯路。”嵇炳华感叹地说。

“年轻没什么经验,确实遇到了不少困难。”浙江科技学院大四学生綦鹏团队的创业项目是时下年轻人都爱玩的滑板车,“想做一款与众不同的产品,重量、质量及产品设计都是关键点,可我们都不懂。”

不懂就问,綦鹏和小伙伴开始了一条向“设计大师”请教的道路,“比如辗转联系到了计量大学一位专攻工业设计的老师,为我们提建议;再比如去各地的工业设计展,在茶歇间隙请教评委老师。”

因为没有经验和资源,创业初期的尚贞涛走过不少弯路,特别是前期小有成绩后,心态膨胀,盲目扩张。尚贞涛说,他们最多的时候搞了十几个项目,做网络的技术男甚至发行过杂志,开过交友俱乐部和广告公司,发现问题关停很多项目后,团队又变得保守,从而又错失了很多机会。

“与普通大学生相比,贫困生因为生活环境问题,所接触到的创业信息或经济规律方面的信息相对薄弱,社会资源也相对更缺乏。”尚贞涛说。

调查也显示,高校贫困大学生创业者对创业帮扶的最大诉求,集中在解决资金与创业导师方面,而创业导师解决的,就是创业过程中资源与经验不足的问题。

也有人这样做:自己没有资源,那就找一个资源丰富的合伙人。

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的谢育慧在进行手游项目时,就得到了“合伙人”的鼎力帮助,“是工商学院的一位老师,有资金,也有资源,他更像是创业导师,点破了我们创业路上的很多迷雾,让人如醍醐灌顶。”

然而,并不是每一名创业的贫困大学生都能碰到这样优秀且愿意和你一起奋战的合伙人。


原文链接:http://www.qnsb.com/fzepaper/site1/qnsb/html/2017-06/19/content_61697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