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最美教师 翁长庆:最快乐做自己愿意做的事
发布:2016-12-23 08:3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3.jpg


翁长庆,1973年3月出生,中共党员,艺术设计学院/服装学院副教授。1994年入校工作,校青年骨干教师。2003年开始,每年自费赴云南省宁蒗县大凉山彝族贫困山区爱心支教,联络社会资金在当地16个乡修缮和重建小学76所,资助1000多名学生。先后获“事业家庭兼顾型”先进个人;浙江省高校系统优秀共产党员,浙江省三八红旗手,第八届中国青年志愿者优秀个人,浙江省“最美教师”等荣誉称号,入选“新世纪151人才工程”。

曾有人这样问翁长庆:“如果时光倒流,你还会坚持支教么?会不会半途放弃?”她坦然:“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最快乐。”

翁长庆说最初去支教,是自己喜欢旅行,偶然的看到一位驴友一直从事爱心助学活动,“别人能做的,自己也能做。”翁老师给驴友发了几封邮件,了解到当地十分缺老师,翁老师决心把自己“捐助”到云南去。岂料这一“捐助”就“一发不止”,从2003年至今,每年她都要抽出1到2个月时间前往云南支教,她与众多爱心人士一起,修缮重建了76所村小,并力促热心人士与1000多名贫困学生结对。

翁老师支教全校的英语、美术课,4年级的辅课,还有5年级主课,为了激发学生积极性,她买来小贴纸作为鼓励。一大清早,端着刷牙杯的翁长庆打开房门,30几个学生已经守在她的门口,等着翁老师抽查单词,10道题全对了,翁老师就会奖励小贴纸,先背完的可以先挑。孩子们上课表现得好,也能得到彩笔、新华字典等小礼物。翁老师说她不喜欢“送”或者“捐”礼物,礼物都是要靠同学们自己“挣”。为了丰富他们的课余生活,翁老师又重温了广播体操,孩子们也开始“像模像样”的做起了广播体操,她还给他们带来了迎面接力跑、踢“报纸球”等游戏。

“飞机上有没有枕头?座位是什么样的……”孩子们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对这些孩子来说,给孩子们带去希望,并一直让他们保有希望比支教更有意义。在帮助孩子们跟爱心人士结对后,翁老师规定他们一定要和孩子们常联络,孩子在电话那头静静地听着我们给他们描述的外面的世界。孩子会的普通话不多,每次收到他们的信件,从歪歪扭扭的字里行间感受他们的真情。

翁长庆坦言,那里的生活的确清苦:“真的两个月100块钱都花不掉。”每天吃的只有土豆,洗澡只能上县城,所谓的“床”不过是在泥地上铺的草垫,跳蚤更是咬得人浑身长疙瘩……“我不怕地湿路滑,也不介意浑身粘泥巴。”面对这些,翁长庆没有退缩,她说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来数数到底被跳蚤咬了多少个包;拜托进出运煤的车,捎点消炎药、氯化钠溶液,自己给自己打点滴;深夜回住处,她便打开手机灯直到手机没电来给自己壮胆。每年12个月里,翁长庆总要花1到2个月去云南,“云南已经是我半个家乡了”。有时候走在路上,田里劳作的阿妈会扔给翁长庆一个萝卜,“虽然语言沟通有障碍,但是我知道,那是阿妈怕我饿。”每一次回到云南,刚坐下,窗台下冒出一个个小脑袋,都让她觉得“他们那对我是那么依恋我,让我更加坚定,要陪伴他们成长。”

说起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翁长庆总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但大家都有心做这件事情,很多朋友有心无力,他们信任我,让我当个牵线人,帮大家跑跑路。”一次,翁长庆为山里孩子募捐雨鞋,当鞋店老板得知这是捐给山区孩子的,半买半送,最后翁长庆寄了100双雨鞋给云南的孩子们。十三年来,正是有无数个鞋店老板、文具店老板……这项工作才能进行下去。

当年翁长庆曾经教过的学生,有些已经大学毕业,结婚生子了,他们与她就像亲人一般。当年的张福林同学已经在杭州工作了,恰逢他结婚,翁长庆请自己朋友一起帮他操办婚礼。翁长庆每年都抽空去云南看一看,“有时候才到丽江,就开始有学生组织聚餐见面,”餐桌上聊得最多的永远是那些许久未见的孩子,想方设法联系到他,“现在有了微信,可以常和孩子们聊聊近况。”

别看支教时是满脸笑容的翁老师,工作中翁老师尽显“严师”风范,作为浙江科技学院艺术学院服装设计专业老师,如果学生作品不达标,不管学生花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她都会直接让学生重头来过。翁老师利用业余时间领着同学们前往面料市场、服装市场开展第二课堂教学,深受学生喜爱,翁老师略带自豪地说,“大四学生都在外实习了,总有老师抱怨学生不来上课,可是上我的课,没有一个人请假。

翁老师的家庭幸福指数满满,相处和睦的公婆、脾气很好的老公、乖巧听话的儿子……生活中翁老师,其实也很简单。翁老师指着自己“一身衣服都是淘宝来的,才300块。”熟悉翁老师的人笑说“翁老师是开宝马支教的老师”, “支教是一种快乐式的参与,这是我想做的事情。”翁老师说。

路漫漫其修远,她依然会上下求索,伴随着远山支教的翁长庆为这个时代奉献了青春与智慧,而这个时代也给了她最好的回报。